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ishan08

踏浪人生,忙忙碌碌,感悟颇多,但无建树。

 
 
 

日志

 
 
 
 

杨屯有棵古槐树  

2016-04-07 10:01:4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河间市杨屯村中央高坡上,耸立着一棵古槐。这棵古槐,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主体树干须两个人手牵手,才能合抱过来。

    这棵古槐,几经日月更迭,几经风吹雨浸日晒,变得老态龙钟,树身已朽蚀中空,能容下娃娃藏身。树的主枝已大部分枯干,皮纹粗糙干裂,黑褐色的外表犹如战将身上布满斑斑伤痕的盔甲,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着历史的沧桑。树的扭绞处已结了痂鼓了瘤,伸向西北、东北方向的一搂粗的老枝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但西南方向的上部仍保留着一个主枝及部分侧枝,这是从古槐躯干外仅剩下的少半边斑驳苍老的树皮上延伸出来的,古槐拼尽全身力气,顽强地生长延伸,生发新枝新芽。枝桠有的昂首苍穹,苍劲挺拔。有的垂首半空,树条横生。形成一个偌大的树冠浓荫如伞,荫及后人。

    市文保所、文史委、电视台工作人员曾先后光临考证过数次。树的种植年代村中无人知晓,只是听他们先辈的先辈说,这里是先有树,后有村。据杨屯村杨增山老先生提供的杨氏家谱记载,明朝永乐十五年五月(即公元1416年5月),从山西洪洞大槐树下迁徙而来的杨氏与熊氏难民来到了河间府城东“三虎庄”(因原居江、宋、孔姓三虎而得名,后都家境败落,迁徙他乡)附近,见这里幅员辽阔,土地肥沃,是难得的风水宝地,遂将从老家携带来的两棵槐树树种栽种这里,以此纪念故乡,不忘祖宗,并在这里扎下根,建屯立族,定屯名为杨屯。渐渐地,人越聚越多,村子越来越大。两棵古槐与村庄同龄,见证着村子的变迁。公元1958年,由于成立人民公社公众食堂,有一棵古槐遭遇到了被砍伐的厄运,幸存的另一棵陪伴着村民风风雨雨走到了今天,人们视它为吉祥树,祖先树,并奉为镇村之宝。世世代代崇敬它,呵护它。对它深怀敬畏和依托感。

    据说某年盛夏的一天下午,晴朗的天空骤变,一股浓浓的黑云翻滚着从西面天上压下来,刹那间,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突然,一个响雷从云端直奔老槐树袭来,只听到“轰隆”一声巨响,顷刻间东北面的一根硕大的树枝被拦腰劈断,西北面的一根一搂粗的树枝立马变得焦煳泛黑。过后人们清晰地看到被雷击断的树枝的断痕处,溢出红红的鲜血一样的液体,人们见后唏嘘不已,惊奇万分。这棵古槐,虽然东北、西北两面的树枝没有了生命的迹象,当它仍以顽强的生命力继续焕发着生机。也许是因为这棵古槐过于古老和有灵性的缘故,过去,兄弟结义或是合伙做生意,必须面对古槐盟誓,才能算数;当人们遭遇到不随心的事情,或是心灵受到伤害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来到古槐下,对它低诉心痛与悲哀,虽然古槐不能说话,但就是觉得心里亮堂,心里的疙瘩会自然化解;村中惩治盗贼歹徒,都要吊在古槐的树枝上,鞭打,吐唾液,或是投石子,让那些盗贼歹徒对古槐望而生畏,以后再不敢越雷池一步;村中召开社员或村民大会,一般都会在古槐下进行,以示庄重和威严。仰望古槐树,会让人深切地感受到了人之渺小和天地之伟大,让人真正理解到什么是生命的原始法则,什么是生命的坚韧与顽强,什么是生命的风采和永恒。

    站在古槐树下,不禁深思,日升日落、春去春来,多少岁月犹如过眼云烟,不留痕迹,只有这古槐,栉风沐雨,傲雪凌霜,依然巍然挺立。也许是古槐经历了无数生命的劫难,如今老得躯体干枯,仅残存下一道鲜活的树皮了,但它却仍不屈不挠地与苍天抗争,英姿勃发地绽放出青枝绿叶。不知多少年后,这棵古槐是否还会有生命的延续?是否还会有人也这样悄然立于树下,痴痴凝望古槐发古人之幽思,猜想层叠岁月里所发生的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上老鸹窝”。这是家乡流传着的几句古老的歌谣。明朝初年,朝廷为了平衡生产关系和人口分布,推动历史的快速发展。皇帝下旨自明洪武二年开始,一直持续到永乐末年,从山西洪洞分十八次移民,迁徙到地广人稀的山东、河北、河南等地。来自四面八方的乡民聚集在洪洞广济寺外的大槐树下登记造册,官吏发放给迁徙者若干银两作为盘缠,并被告之迁往何处。故土难离啊,谁愿意迁民呢?官吏们害怕人们逃跑,一律将所迁之民反绑双手,并用长绳索连成一串,途中,人们大小便都要请求押解官吏解开被绑着的双手才能完成,于是,“解手”一词就成为移民大小便的代名词,而他们的后代也将“解手”一词沿袭至今。同时,押解官吏还将移民每人小脚趾剪上一刀,以作记号。所以,时至今日,凡从大槐树底下迁来的,都有两个小指甲盖。人们依恋不舍地离开自己祖祖辈辈立命生息的故土时,大人对孩子说,要记住大槐树,树上有个老鸹窝,那就是故乡,那就是老家。为此,一直以来,大槐树和老鸹窝就成为迁徙移民怀念故乡的标志,成了他们思念故土之情的排解物,并深深地融进移民后裔们的血脉中。

    先辈如无根之浮萍,迁徙到大劫后的荒凉之地,建村立业,休养生息,不断地推动着社会的繁荣和历史的进步。这棵古槐静静地站在这里,一站就是六百多年,它和时代一起前进,经历了风风雨雨,见证了历史的文明与野蛮。

    古槐树,已经成为杨屯村人们的一种精神寄托,成为故乡的一个符号。这棵古槐,不仅几次雷击都没有将其击毁,就是战争年代和文化大革命时期,几次险遭被砍伐厄运,都被村中几个老人舍命保全。前几年,村里硬化街道时,村委会根据村民们的建议,没有将碍事的古槐毁掉,而是用红砖水泥将其围砌起来,并告诫人们要尽心竭力保护古槐。但愿这棵见证着移民历史,有着象征意义的古槐树,在日新月异的杨屯村,能够更加受到人们的敬重和保护,能够万古长青,伴随杨屯村人民在政通人和,社会安定的富民之路上,跃马扬鞭,创造更加辉煌的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27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