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ishan08

踏浪人生,忙忙碌碌,感悟颇多,但无建树。

 
 
 

日志

 
 
 
 

难忘故乡的老屋  

2010-06-15 06:41:3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逢假日,我都要回到故乡的老屋去看看。现在的老屋不再有人居住,变成了哥哥、弟弟们存放杂物的场所,显得十分萧条和冷落,失去了往夕的活跃与生气。尽管如此,我对老屋的眷恋和牵挂,仍不亚于游子对故乡的那份至真至纯。

老屋,曾是大哥、二哥与我相继进入新婚幸福生活的见证,也是父母一生的依托。大哥在这里结婚不到一年,便出去自立门户。随之,这里又成了二哥的新婚殿堂。没过多久,二哥又像大哥一样带着嫂子去开辟新天地了,老屋剩下了我和父母及弟弟。到了我结婚时,新房仍设在老屋。婚后和父母居住在老屋的那段时光,是我感到最幸福的日子,可惜这种幸福的日子没有维持几年便结束了。由于工作的变迁,我只好携妻带子依恋不舍的离开父母和老屋,到单位定居。老屋便理所当然地留给父母。等到弟弟成家时,家庭条件变得愈发好了,他们自结婚之日起就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房子,而父母仍旧住在属于我的那座老屋。老屋和父母一样,一年年变老了,它是经过我和哥哥、弟弟们几经修葺才不至于在风雨中倾圮的。每到节假日,我便和妻儿一同回老屋与父母团聚,共享天伦之乐。

每次回来,父母总是像家里来了客人一样,忙这忙那,张罗着置备好吃的东西。我告诉他们不要这样,我们又不是外人。可是他们就是不听。夜晚,他们便给我讲我们离开这段时间里村里出现的新鲜事,还有左邻右舍,哥哥、弟弟们家里的事情,似乎我是一个能够在这些琐事中理尽千丝的人。

在父母眼中,我永远是一个孩子。一有时间,他们便讲起我小时候的经历和我早已忘怀的趣事,他们便滔滔不绝地讲我在小时候是怎样缠着他们淘气、撒娇,讲我和小伙伴们爬瓜、摞枣、摘茄包的调皮经历,讲我是怎样在一个中午偷偷溜到水塘洗澡被灌了个大肚子,多亏邻居把我捞上来才没出事,还讲我许许多多的我曾说过的幼稚可笑的话语。有时逗得妻子和儿子在旁边哈哈大笑,笑得我真有些不好意思。

老屋虽然是老了,但感觉满有情趣的。母亲每次做的家乡菜我都感到特别亲切和好吃。父亲和我在院子里聊天,聊的大多都是他的经历和当年收成。他对老屋有着特殊的感情,就像村里所有的热爱家乡的人一样,一辈子在这片土地上生存,不想离开它半步。父亲对蔬菜种植情有独钟。在绿色季节,父亲会在老屋的院子里种好多新鲜蔬菜,什么黄瓜、豆角、青椒、韭菜、茄子、西红柿等,父亲干活很仔细,就像雕塑家在雕刻喜欢的作品。而我每年总是眷恋着父亲种出的西红柿,那是我当时最爱吃的。记得小时候,父亲种出的西红柿才刚刚泛红,便已被我和哥哥弟弟偷偷摘光。后来,父亲又在老屋的院子里栽种上几棵果树,有樱桃树、桑葚树、桃树、梨树等,在收获季节便成了孩子们的乐园。至今老屋的院子里还保留着父亲种下的桃树,桑葚树,每年都能供大人、孩子们尝尝鲜。

父亲是个文化人,他爱帮助别人,也非常随和。特别是写得一手好字令人羡慕。每到春节前夕,老屋里便摆满父亲为乡亲们书写的新春联。

老屋真的老了。发黑的梁橼阅历了所有的寂寞与繁荣,更记载了人生饱经沧桑的经历。父母在相继离世前,我曾多次接他们到我们家居住,但每次都是住不了几天他们便找到充足的理由回到老屋。这也许是人们常说的故土难离吧!

父母相继离世后,这座老屋除了一位邻居借居了两年,再也无人居住过。每次回到家乡光顾老屋,我都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感觉老屋每时每刻都在窥视和祝福着每一位从这里出生、成长、和走出的人。更感觉自己永远不会走远,因为自己心中永存着那令我魂牵梦绕的老屋的印迹。

分别载于2012年4月9日《河间今报》、2012年7月27日《沧州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