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ishan08

踏浪人生,忙忙碌碌,感悟颇多,但无建树。

 
 
 

日志

 
 
 
 

双塔圪垯的来历  

2009-09-05 11:58:59|  分类: 民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河北河间境内的子牙河畔,有一个双塔村,由村往北大约三里许,有一黄土岗,岗上砖屑瓦砾,断迹残垣依稀可见,那里便是双塔村迁徙后的遗址,土岗偏北而东,矗立着两个形如塔状的庞大土圪垯,关于这两个土圪垯的来历,在当地民间一直众说纷纭,在此,谨向读者讲一个流传甚广的传说。

很久以前,在一个村子里,有一对青年男女,小伙子名叫常顺,威武强悍,英俊洒脱,勤劳朴实,性格坚毅。姑娘叫秋月,生得如花似玉,貌美动人,而且聪明伶俐,心地善良。二人自幼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们虽都生于贫苦家门,但由于受秋月的父亲——本地私孰的熏陶,都见多识广,知书达礼。随着二人年龄的增长,彼此渐渐萌生了爱慕之情。两家父母见后甚是喜悦,并择好良辰吉日给他们拜堂完婚。

话说本地有一恶少,乃本县县令之子,人送外号“烂脓包”,是个依仗权势,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的花花公子,秋月俊美的容貌,早已使这小子垂涎三尺。他煞费心机想把这朵鲜花弄到手。可秋月根本就不理他这个茬儿。不管是重金诱惑,还是施展淫威都未能得逞。这小子好不气恼,眼看着这朵迷人的鲜花就要落入别人之手,他心急火燎,生一毒计。

单说常顺和秋月的洞房花烛之夜。洞房里张灯结彩,布置一新。乡亲们欢聚一堂,载歌载舞,整个庭院洋溢着十分喜庆的气氛。正当这对小夫妻陶醉于新婚燕尔之际,谁料想,烂脓包带着他的一群爪牙突然闯进庭院,想要强抢新娘。为了躲避这场灾难,常顺和秋月在众乡亲们的掩护和帮助下,只好趁黑夜双双逃离了村子,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借助破窑洞,隐姓埋名定居下来。

这对年轻的患难夫妻,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小世界里,虽过着含辛茹苦的生活,但他们相亲相爱,互相体贴,倒也自由幸福。然而,深埋在他们心底的思念故里亲人之情在时时浮现。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转眼间两年过去了。这天,常顺和秋月商量好,决定单独回故里探望双亲,一是秋月回去生怕被烂脓包发现招来麻烦和祸端,二来常顺一人回去目标小,既是被烂脓包发现,自己也好脱身。临行前,常顺对秋月说:“我走后,你一人在这里要当心,千万不要乱走动,等我安顿好双亲就回。”秋月眼望着丈夫难舍难分地说:“你只管去探望双亲吧,别惦念我,早去早回,我等你。”常顺上路了,秋月把常顺送出很远很远。回来后,秋月独守茅屋,过着孤寂无依的生活。眨眼间,三天过去了,又五天过去了,却始终未见常顺归来。秋月牵挂着丈夫,每天一到傍晚就登上高岗,面向故里的方向远眺,希望丈夫的身影早早出现在土坡上。

然而,丈夫没有盼来,却撞上了烂脓包。这天,烂脓包带着一群狐朋狗友正出游打猎玩耍,在土坡下的壕沟旁撞见了秋月。秋月再想躲藏却已来不及了。烂脓包又惊又喜:“嘿嘿,怪不得总找你不着,原来躲在这里呀!”当他发现常顺不在时,这小子心花怒放,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他淫笑了几声,便厚颜无耻地跟随秋月进了窑洞。“你一个水灵娇嫩的美人,何苦跟穷小子在荒郊野外受苦呢?只要你跟着我,保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烂脓包见秋月不肯就范,就又吓唬她说,如果不肯听他的话,就会给常顺和她的父母招来杀身之祸。烂脓包不管是甜言蜜语,还是威逼恫吓,都无法改变秋月那坚贞的忠于爱情的心。

秋月明白,自己一个柔弱女子,落入贼人魔爪,很难逃脱厄运。她暗下决心,宁可一死,也要把贞操玉洁留给丈夫。当她想到生前不能再见丈夫一面时,禁不住潸然泪下。“常顺哥,你在哪里?怎么还不见你的踪影?你多保重!看来,为妻唯有先行一步了!”秋月袖内暗藏短刀,挣脱了烂脓包,走出屋门。

这时,烂脓包已将爪牙们打发走,叫他们回去备轿迎娶秋月。他想趁无人之际欺侮这个漂亮的弱女子。不料,秋月挣脱烂脓包急身出了屋。烂脓包生怕到嘴的肥肉复又丢失,赶紧大献殷勤,嘻皮笑脸地附后跟出。

谁曾想,恰逢此时,常顺故里探亲而归。常顺回到故里,皆因老父思儿心切,旧病复发。常顺为照料父亲,故而耽搁了十来天。等老父病愈,常顺生怕撞见烂脓包惹出麻烦,便拜别了双亲登程上路。他恨不得插上翅膀,早日见到独居无靠的妻子。可是万万没料到迎接他的却是那个昔日的冤家对头——烂脓包携同自己朝思暮想的妻子从窑洞双双而出。

看到此情此景,常顺肺都要气炸了。“秋月啊秋月!我真没有想到十来天不见,你竟然负心于我!可恼啊,可恼!”想到这,他怒气冲天,挥动擎天大棍劈头盖脑地朝烂脓包击来。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烂脓包反应过来,这小子便脑浆迸裂,一命呜乎了。常顺这出乎意料的出现,使秋月好半天才省悟过来。她话未出口,眼泪便像断了线的珍珠扑簌簌地滚落下来。她一个箭步跑上前,一头扎进丈夫的怀抱。可是,常顺却无动于衷,嘴角上面露出鄙夷的微笑,两道无情的目光冷若冰霜。他猛一甩手,愤然推开了怀里的妻子。“不知羞耻的东西,谁稀罕你这贱货!我们的缘分到此了截了!”常顺说完,不容秋月分辩,便飞快地跑向远方。

秋月那颗激动的心顷刻间冷静了下来。她明白,丈夫对自己产生了误解,但烂脓包已死,有口也难分辩。秋月悲愤交加,凄惨地喊着:“常顺哥,你回来,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啊??????”秋月边跑边喊,跌跌撞撞地追向远方。然而,常顺却充耳不闻,此时此刻,他整个身心都被愤懑和怨恨吞噬着,哪里还听得下秋月那声嘶力竭的表白呢?转瞬间,他的踪影在茫茫的原野中消失了。

天渐渐暗了下来。秋月精疲力竭,她眼望着常顺逝去的方向,想着尘世的罪恶和丈夫的误解,悲痛欲绝。她摸出短刀,在一棵大树上刻下了“常顺哥,我虽死无憾,但我是清白的”几个大字,然后,用短刀割腕自尽了??????

常顺跑出很远很远。几天后,当他的头脑冷静下来,才发觉事情有些不妙。他又赶紧折转回身,可是已经晚了,面对眼前的惨景和树上的字迹,常顺惊呆了。他一切都明白了,他悔恨交加,心如刀绞,他后悔自己千不该万不该误解了自己忠贞贤良的妻子,使妻子蒙受不白之冤而含恨九泉。常顺“扑通”一声跪在尘埃:“秋月,我该死!是我害了你啊!”常顺越想越痛心,越想越悔恨,就这样,他长久地跪在了秋月的身边,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他永远没有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这里突然隆起两个庞大的土塔。据说,那便是常顺和秋月的化身。后来这里成了仙家定居之地。相传,有好多年,这里周边十里八村的穷苦人家,不论谁家有婚丧嫁娶,只要到土塔下点上香火,燃些纸钱,对着土塔提出借用锅、碗、瓢、盆或桌椅板凳之类的物品时,面前便会奇迹般地出现所借之物,不过,用完之后,必须按时送还,送还时,将所借之物擦洗整理干净,放置于土塔之下,便又会神奇地消失。后有一富家恶少,为了给老子祝寿,利用长工帮其借来碗盘茶具及板凳之物,送还时,故意在碗盘上滴上了黑狗血,从此以后,人们再也借不出所需之物。

不知又过了多少年,此处迁来了很多移民,建立了村庄。人们为了纪念常顺和秋月这对患难夫妻及他们对穷苦人的恩惠,此村取名“双塔村”。根治海河时,为了防洪保家,双塔村迁徙到了子牙河外围。现今的土塔虽被日月风雨剥蚀得成了两个庞大的土圪垯,但仍塔层分明,塔痕清楚。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