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ishan08

踏浪人生,忙忙碌碌,感悟颇多,但无建树。

 
 
 

日志

 
 
 
 

西七吉“四-二五”惨案  

2009-07-26 16:06:50|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肆意践踏着我美丽、富饶的华北大平原。他们到处修炮楼,设据点。这些星罗棋布的炮楼和据点就像凶神恶煞一般,时刻威胁着人们生命的安全和生活的安宁。住在炮楼、据点里的日本兵,经常纠集周边各据点的力量到附近村庄“讨伐”、“扫荡”,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制造出了一桩桩骇人听闻的惨案,西七吉“四、二五”惨案就是其中的一例。

   西七吉村(原属建国县管辖,现在河间市黎民居乡境内)是抗日战争时期建国县第八区的抗日堡垒村,周边景和、侯里、杜生、王会头、赵召庄、里坦、大王桥、崇仙等据点的日伪军经常到西七吉进行“清剿”、“扫荡”,残害我抗日革命者。

   一九四一年农历四月中旬的一天,八路军某部一个独立营约600名将士,似神兵天降于夜间悄悄潜伏到西七吉村,决定出其不意,在此打一场歼灭战,扫扫敌人的锐气,灭灭敌人的威风。当时,西七吉村民为了建房和垒换土炕之需,在村边空地里脱了大量土坯。八路军正好将土坯派上用场。他们在漆黑的夜里,利用这些土坯及其它物资在村子的四周修筑了防御掩体,借此保存自己,有效地消灭敌人。一切准备就绪,只等来犯之敌就范。

   翌日清晨,我八路军为了使群众免遭不必要的伤亡,组织动员群众分散到四周各村的亲友家躲避,实在不想走的,劝其钻入地道躲藏起来。并派出部分八路军战士化装成群众,配合我地下工作人员向四周景和、侯里、王会头、赵召庄、大王桥、崇仙六个日伪据点散布出西七吉村有小股八路在活动的消息,引诱鬼子上钩。周边各据点的日本鬼子和汗奸得到西七吉有小股八路军活动的消息后,立即调集各自兵力,从四面八方向西七吉村张牙舞爪地包抄过来,企图利用“分进合击”的战术将在西七吉村活动的八路军一举消灭。当鬼子汉奸陆续进入我八路军伏击区后,还未等站稳脚跟,便分别遭遇到八路军强大火力的攻击,机枪、手枪、步枪、手榴弹排山倒海般一齐猛烈地向敌人开火。日本鬼子和汗奸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吓懵了,他们乱作一团,死伤无数,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西七吉村会有这么多的八路埋伏。鬼子汗奸本想汇合各路人马,集中兵力进行反攻,但各路鬼子汗奸纷纷遭到了八路军的伏击,都成了丧家之犬,根本无法接应。八路军战士乘胜出击,奋勇杀敌,直杀得鬼子汉奸丢盔卸甲,落荒而逃。之后,八路军独立营便以神速动作安全撤退转移了。这次战斗打得十分漂亮,歼敌近百名,缴获枪支弹药无数,八路军仅伤亡13人,极大地挫伤了日寇的嚣张气焰。

   四月二十五日上午,景和、王会头、崇仙等据点出动了100多名穷凶极恶的日本鬼子和汗奸,他们个个像赌桌上输红了眼的赌徒,气势汹汹地包围了西七吉村,他们准备大开杀戒,对西七吉村进行报复。

   那天,天空阴沉沉的,天气异常凉爽,村民们像往常一样,有的下地干活,有的出村赶集,根本没有意料到鬼子汗奸要来复仇。八路军建国县通信站站长史清涛当时恰逢在村里开展工作,当他得知鬼子汉奸包围了村子后,再转移却已来不及了,他立即带领部分群众钻进地道躲藏。

   敌人进村后把住各个路口及胡同口,并挨门逐户地搜查,把手无寸铁的村民统统驱赶到村西北角的一块麦场上。村长郑焕章和村干部史春海未来得及钻入地道便被敌人发现,他们混在人群中也被一起带到麦场。麦场周围的鬼子兵有的架起机枪,有的端着明晃晃的刺刀,都一齐对准村民。这时,一个鬼子头目手握一把洋刀比划着:“八路的,村干部的,快快地说出,不然地,通通地,死了死了的。”见村民们无人答言。一名汉奸头目高声嚷道:“太君说了,你们赶快说出谁是八路,谁是村干部,不然,将你们全部杀光。”村民们还是无人吱声。相持了一段时间,鬼子见什么也问不出来,便恼羞成怒,残暴地举起刺刀冲向村民。混在人群中的村长郑焕章和村干部史春海、宋继友见情况不妙,赶紧冲出人群迎向前来,但已经迟了。惨无人道的鬼子兵像疯狗一样照准村民就刺,顷刻之间村长郑焕章、村干部史春海及村民史树明、邓贤杞被刺刀活活挑死。村干部宋继友被捉后,鬼子原想将其带走,后又改变了主意,将其在大场就地挑死。鬼子挑死郑焕章等五人后,把他们的尸体一个个扔到旁边曾埋藏过粮食的地穴里。村民们目睹了这一惨状,顿感灾难降临。一些村民暗自寻找机会,伺机逃跑。青年晁春田趁鬼子不注意,撒腿朝村里玩命地就跑,鬼子哪肯放过,追出一段路,开枪将晁春田打死在一条胡同内。与此同时,在村子里挨家挨户搜查的鬼子汉奸发现了几处地道口,他们用枪逼迫着一村民在前面带路,钻进地道里搜查我革命干部。躲在地道中的八路军县通信站站长史清涛和八路军地下工作者邓相平、宋继荣为了掩护群众,不幸落入敌人虎口。村民史春祥在鬼子包围村子时,与部分村民已然跑出村子,躲藏在洼地里,未被鬼子捉住。史春祥由于跑出来时穿得太单薄,躲在洼地里冻得浑身直打冷战,他想偷偷溜回家取衣暖身,在场的其他村民考虑到鬼子汉奸还未撤走,会有危险,都极力劝阻他暂且不要回去。后来,史春祥冻得实在无法忍受,便不顾村民们的阻拦,悄然溜回村拿取衣物。他刚一走近村子,便被鬼子发现,鬼子兵把他抓到麦场里,残暴地用刺刀活活挑死。

   鬼子汉奸在西七吉村烧、杀、抢、掠了一天后,便将我八路军干部史清涛、邓相平、宋继荣用绳索五花大绑后拴在汽车后面拖回景和据点。敌人软硬兼施,企图从他们口中得到我抗日人员的名单,但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不管敌人是严刑拷打,还是重金利诱,所得到的都是三个字“不知道”。史清涛等三人被敌人折磨得体无完肤,连史清涛的前门牙都被敌人用枪托全部撬掉。几天后,敌人见从他们口中什么也得不到,便将他们拉到刑场上杀害了。日本鬼子真是惨无人道,他们杀死史清涛等三人后,并没有就此罢休,他们凶残地用砍刀将宋继荣的心挖出,并在地下埋好地雷,将史清涛的尸体压在上面,只要尸体一挪动,就会引爆地下的地雷爆炸,从而会将史清涛的尸体炸毁,将收尸的家人炸死。当时幸亏族人史友贞识破了鬼子的毒计,他大声命令所有来为烈士收尸的人全部远远后退,自己则冒着被炸死的危险果敢地冲向前去,小心谨慎地断开地雷线,最终才保全了烈士的全尸,保证了烈士家人生命的安全。

   西七吉“四?二五”惨案是日本侵略者欠下中国人民的又一笔血债,中国人民将永远记住这屈辱而难忘的一天。

(参加座谈者:邓贤合,77岁,事发时13岁;邓贤马,76岁,事发时12岁;史树田,84岁,事发时20岁,遇难者史树明之弟;史廷凯,80岁,事发时16岁;晁井龙,70岁,事发时6岁;史增国,69岁,事发时5岁,遇难者史春海之子;史淑峰,44岁,遇难者县通信站站长史清涛之孙。)

  评论这张
 
阅读(52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