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ishan08

踏浪人生,忙忙碌碌,感悟颇多,但无建树。

 
 
 

日志

 
 
 
 

1963,永远挥之不去的记忆  

2009-06-17 14:50:37|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元1963年7月,冀中平原庄稼长势十分喜人,出现了往年少有的丰收景象,眼望着收获在即的好年景,人们高兴异常,欢天喜地的准备着秋收的到来。但天有不测风云,谁都没有想到从8月初开始,老天就下起了连绵雨,时而还夹杂着特大暴雨,这一下就是七、八天,地下水位上升,河水暴涨。接着就传来距离河间县黎民居公社六十余里的献县马房老子牙河一段出现特大洪峰的消息,那里的堤坝难以承受洪魔的猛烈撞击和拍打,没有维持多久就决口了。

洪水还未来到我们这里之前,村里就接到上级指示,为保京津,就是洪水不在献县决口,而一旦水位达到警戒线,也会炸开河堤泄洪,确保京津免遭洪涝之灾。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上级下达了死命令,各村除了留下青壮年劳力筑堤护村,村里其他的老年人、妇女及儿童必须赶紧迁徙到河套北部,确保人民的生命免遭不测。上级命令下达后,一些村民却迟迟不肯离开家园,最后村干部家属到各家游走劝说,并带头离开家园,这样人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家乡,到堤北避难。堤北与河套里的受灾村子,一般是采取村与村对接,也就是一个没有受灾的村子接纳安置一个受灾村子,如果接纳村因村子较小容纳不下较大的受灾村村民,则抽出一部分灾民在北堤上搭窝棚暂居,接纳村根据本村的经济条件,每天分发给被救助村村民一定的口粮,如孙屯村所在的尊祖庄乡西达路村因经济条件较好,每天分发给灾民一斤口粮,而一些经济条件较差的村子,只能给被救助村村民每天2两至5两的口粮,口粮不够的靠在救助村采摘山芋叶等补充。被救助村带去的牛、马、驴、骡子等牲口则全部寄存在接纳村由各生产队分头帮助喂养。

1963年8月14日下午,大约5点多钟,豆庄、孙郭庄、大杨郭庄、小杨郭庄等未离开村子的社员们正在地里干活,,发现各道口有蛇爬似的水流自南向北方向流动着,次日,村外到处呈现出一片白汪汪的水,这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使这里的粮田和房屋陷入一片汪洋之中。从上面漂浮下来的东西数不胜数,什么脸盆啊,被褥啊,衣服啊,檩条啊,木箱啊,猪啊,羊啊,瓜啊,果啊……东西多得不亚于镇上的集市。

兵来将挡,水来土屯。面对从天而降的大水,受灾村庄的村民,眼望着百年不遇的特大灾难,真是惊恐万分,继而又慢慢冷静下来,他们在上级领导的指挥下,开展了一场抵御洪灾的斗争。各村以村为战,组织基干民兵连同青壮年劳力,采取“小包围”措施,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连续作战”的革命精神,砌围墙,挡埝子,争分夺秒地打木桩,运土包,修筑防洪护村堤坝,凡是能用上的东西,如门板,檩条,稻草袋等,几乎都派上了用场,必要时人们还采用手拉手,肩并肩组成人墙抵挡洪水,再楔木桩,堆土袋,围成埝子。护村埝子筑好后,以生产队为单位,组织人员围着护村埝子每天昼夜巡逻,晚上用桅灯照亮执勤,发现险情、险段,迅速组织人力抢修。

然而,尽管各村的干部群众整日整夜的守护在护村的堤坝旁,但很多村子仍抵挡不住肆虐的洪水的袭击。这场洪水简直太凶猛了,最深达到了2米多,田地里的枣树仅露出些许树尖。树尖上盘挂着一团一团的蛇群。一些地势较低的村子,护村堤坝怎经得住水流湍急,波涛汹涌的洪魔的侵袭,由于堤防长期为洪水浸泡,以致多处发生溃口,一个个的护村堤坝相继坍塌,洪水灌进村子,村子被淹,人们眼瞅着自己经营多年的房屋,在水中浸泡不久相继倒塌,干着急却无能为力。那痛苦的一幕永久地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中,至今仍不能释怀。当时地势较低的孙郭庄、大杨郭庄、小杨郭庄、梁郭庄、张郭庄、豆庄等村都未逃脱被洪水淹没的厄运,房屋几乎全部倒塌。周边只有地势较高的黎民居村、七屯等村虽被大水包围,但因地势较高,护村堤坝筑得坚固,再加上防护严密,没有坍塌溃决,村中央高地的房屋幸免于难。受灾村子幸得上级派来船只,及时奋力营救,才使被淹村的村民脱离危险。

当时豆庄村有400多户人家,1700余人,村子被淹后,村民乘坐着救助船只陆续离开村子,70多岁的孤寡老汉常玉章,宁死不肯离开村子,当救援船只营救常玉章等未撤离的人们转移时,常老汉为了打捞落水的两只下蛋老母鸡,趁人们不注意奋不顾身地跳进洪水里,鸡却没能救起,而自己却被滚滚的洪水夺去了宝贵的生命。据初步统计,仅豆庄村,就因洪水泛滥,倒塌房屋一千余间,淹死未来得及撤走的大牲畜一头,淹死猪羊鸡鸭鹅无数,室内家俱摆设几乎全被洪水洗劫一空。

孙郭庄、大杨郭庄、梁郭庄、小杨郭庄、张郭庄等村,都成了汪洋中飘摇的树叶。随着房屋的倒塌,村子里仅见得到高台上挺直的树木和摇摇欲坠的几处房屋。

在水灾来临的同时,政府的救灾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展开。哪里有灾民,救灾人员就会把食物和衣被送到哪里。经历过63年洪灾的人们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地方粮站经常给灾民发放一种叫做“代食品”的救灾食物,这种食物有的是用萝卜丝压缩加工而成,形状有方形的,还有长方形的。用水一泡就会膨胀,可以用来包饺子,抱团子吃,在当时可以说是绝佳的美食了。同时发放的还有花生饼、豆饼,各类咸菜等。人们还经常看见有直升机在低空盘旋,时刻巡视着灾情,并把救灾物资空投下来。据豆庄、孙郭庄、大杨郭庄、小杨郭庄、高屯经历过那场水患的村民回忆,当时上空经常有巨大的直升机往下投掷大饼和衣物,那是天津市民为支援我们灾区在鼎立奉献爱心。那一袋子一袋子的大饼和衣物,像蝴蝶似的飞舞着,飘散着,徐徐降下来。有的落在高地上,有的挂在树梢上,还有的落在水里……人们哄抢着,呼喊着,但并没有人贪得无厌,占为己有。抢到大饼的人,互相谦让着,先把大饼让给老人、孩子和刚生产的妇女,余下的归拢起来,弄到村干部那里,再按人头分。

灾民除了依赖国家采取用飞机空投干粮,地方粮站发放物资救助,河套北未受灾村帮助提供口粮及山芋梗、山芋叶充饥等方式外,还靠打捞水中的玉米、高粱、谷子、山芋等维持生计。当洪水退到一米多深时,青壮年社员们便摇着小船或木筏子到水里捞取能充饥的玉米,高粱、谷子、山芋等。他们先是一个猛子扎入水中,摸出玉米或高粱头,用刀子取下,然后放入小船或木筏子上,再捆成捆。一般村民捞取10捆,村集体收取8捆,而将其余2捆奖励给打捞村民。打捞谷子是以每捆个数为单位,灾民在水中边收割,边捆成捆,,然后用绳子串起,或用小船拉,或把绳子的一头拴在肩上,忽而用仰浮,忽而用狗刨,运到堤岸后,交给村集体,村集体再按奖励办法奖给打捞村民,其余的再按比例分发给其他村民,以帮助所有灾民共度难关。有时,村民也会到一米多深的山芋地里,一个猛子下去,用手抠出一块块山芋浮出水面,等村民们拉着一簸箩一簸箩的山芋回到岸上时,岸上的人们就各取所需——但大家都绝对不会多拿,总是互相谦让。

水灾过后,受淹村子几乎没有了完整的房屋。街道坑坑洼洼,院落参差不齐,各村以生产队为单位,开展了生产自救,人们从废墟中刨出砖头瓦块,开始重建自己的家园。党和政府没有忘记灾区人民,从全国各地运来大批的救灾物资分发到各户,很快,各受灾村一排排新房拔地而起。上级还给各受灾村配备了平板大车、牲口、农具及种子化肥等。

家园重建后,暂时居住在河套北未受灾村的村民们,陆陆续续地迁回老家,双方村民经过多日的交往,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据高屯、孙屯村一些60以上的村民反映,洪灾过后,高屯村委会与曾救助过他们的艾村,孙屯村委会与曾救助他们的西达路村委会几乎年年都有往来,每年村里都会组织专人带着小枣等慰问品前往慰问,对方村委会也经常带着慰问品来高屯、孙屯村做客。这真是水祸无情人有情啊!

1963年11月17日,毛主席发出了“一定要根治海河”的伟大号召,上百万治河大军浩浩荡荡开赴治河现场,对海河进行了彻底根治,完成了大大小小一系列整修工程。从此,北方洪水泛滥的历史再也没有了。

时光飞逝,转眼过去了47载。回首往事,我们应当深切缅怀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英明决策,无限感恩为海河工程奉献出艰辛劳动和智慧的英雄军民,倍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治水成果,以饱满的热情为祖国建设发光发热。

 

口述人: 耿建池 80多岁,原为孙郭庄村村主任;耿建周,80多岁,原为孙郭庄村村干部;王西昌,72岁,原为豆庄村党支部书记;赵德河,70多岁,黎民居村民;安杰西,65岁,原为孙屯村小队长;冯金良,70多岁,高屯村村民;高忠锋,58岁,高屯村教师;王秀峰,56岁,里甸村小学教师。

整理者:耿怀山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