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ishan08

踏浪人生,忙忙碌碌,感悟颇多,但无建树。

 
 
 

日志

 
 
 
 

李先念副主席来我村视察打井会战工作   

2008-04-02 20:50:23|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8年5月12日,这是一个难忘的日子,敬爱的李先念副主席亲临我村视察打井工作。多少年来,每当我回忆起那激动人心的时刻,就感到无比的幸福和自豪;每当我想起李先念副主席那平易近人和诙谐的言谈话语,就增添了无穷的信心和力量。

1978年5月11日上午,景和公社党委书记狄月珍亲自给我打来电话,说接到县委紧急通知,明天有中央主要领导来我村视察打井工作,但至于是哪位中央领导,没有说明,只强调要求我们要提前做好迎接准备和保卫工作,确保中央首长的安全。为了使此项工作做得万无一失,公社党委按着县委统一部署,及时组织召开了各村大队党支部书记会议,把安全措施落实到位,把责任落实到人。

第二天拂晓,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我们便准备就绪。为了确保此次的安全工作做得万无一失,凡是中央首长的车辆在我公社辖区内途经之路,每隔40米设立一岗哨,各路口也都设卡布置了专人把守,这些岗哨及把守人员都是由公社干部、各村的支部书记、副书记、民兵连长等中共党员组成。全县其他涉及中央领导途经的相关公社也都如此。县委书记胡德涵坐着司机郭中民开着的那辆吉普车,早早地等候在沧保公路沧县与河间交界处,随时准备着迎接中央首长的到来。

8点钟左右,一列由39辆汽车组成,排了足有一里多长的车队,在胡德涵书记乘坐的那辆吉普车的带领下,缓缓驶进我们王庄子大队打井施工现场,那气势十分壮观。车队停稳后,胡德涵书记率先下了车。公社书记狄月珍匆匆向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赶紧过来迎接中央首长。我当时在水垄沟边刚刚用手堵住一个渗水的漏洞,正在洗手,狄书记向我一招手,我丝毫不敢怠慢,急忙在水里搓了两把手,在上衣上抹了抹,就快步奔走到欢迎的人群中。

李先念副主席乘坐在第三辆红旗轿车内,他衣着深灰色的中衫装,内套鸵色毛衣,里面是白色的衬衣。那天,天气十分炎热,当李先念副主席走下车后,情不自禁地说道:“天好热呀!”旁边的勤务员立即帮他脱掉中衫外衣和毛衣,随后又帮他把中衫外衣穿上。李先念副主席与陈永贵、吴桂贤、纪登奎等中央领导在省委第一书记刘子厚,书记马辉、王金山,省常委李永进,沧州地委代理书记张屏东,副专员兼打井指挥部主任张培成等的陪同下,迈着矫健的步子,面带微笑向着欢迎的我们走来。来到我们跟前后,李先念等中央领导向我们一一握手。李先念副主席与县委书记胡德涵握手后,又与景和公社书记狄月珍握手,与第三个握手的就是我。当时,李副主席握着我的手,在听了胡德涵书记介绍我是王庄子大队党支部书记王连兴后,指着他身边的陈永贵副总理笑着对我说:“这才是你们农民的头头。”我随后握住陈永贵副总理的手,激动得说不出话来。陈永贵副总理紧握着我的手,不住地颔首微笑。旁边的新闻记者们围着中央领导纷纷争抢镜头,都力争捕捉住这令人难忘的美好时刻。

中央领导与我们一一握手后,县委书记胡德涵向中央领导汇报了西九吉公社打井队精湛的打井技术及在王庄子的打井情况。对农业和水利颇感兴趣的李副主席听得津津有味,他还不时地向胡德涵及打井负责人询问有关问题。他问胡德涵:“井有多深?”胡德涵答:“有320米深。”他又诙谐地问:“这个深度的水是哪个朝代的?”胡德涵笑了笑说:“这个问题我还待进一步研究学习。”随后,他又问身旁的打井队指导员吕连兴:“这样的井一小时能上多少吨水?”吕回答:“一小时能上百十来吨水。”李主席幽默地说:“你们再往深处打,一直打到美国去!”在场的人们都情不自禁地笑了。接着,李副主席又问胡德涵:“打井用的是什么钻头?有什么特点?”胡德涵一一做着回答。其间,李副主席有些口渴,勤务员马上端过一茶缸温开水递到李副主席手中。这个茶缸是一个极普通的蓝边茶缸,据说它已跟随李副主席几个年头,勤务员好几次想换个新的,可李副主席就是不让换,看来他对这个极普通的茶缸已有了一定的感情。李副主席一边喝着水,一边继续听汇报和询问有关农田水利建设问题。旁边的陈永贵副总理却在一边听汇报,一边吸烟,他吸烟的方式与众不同,别人吸烟是一支一支地吸,而他则喜欢把两支无过滤嘴香烟接在一起吸。望着陈永贵副总理有趣的吸烟方式,平时烟瘾十足的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吸烟欲望,我的手不由自主地向衣袋里摸去。我的这一举动,立即引起了李副主席和陈副总理警卫员的高度警觉,他们几乎同时紧紧盯住我。我十分明白,当时由于“文革”的影响,社会上还潜伏着一些不安定因素,保护中央首长的安全是他们的天职,中央首长周围人们的一举一动,他们都不会放过。当他们看到我从衣袋里掏出的是一盒香烟后,警觉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

时间已经超过了预定的滞留计划,李先念副主席身边的一位秘书轻轻拽了一下他的衣角,轻声说:“首长,时间差不多,是不是该合影了?”正然沉浸在打井兴趣中的李副主席这才醒过神来,他和中央首长及省、地陪同领导一起与西九吉打井队员合影留了念。临别前,李副主席看到井架旁边有一个用苇席围成的简易厕所,他快步奔走进去。警卫人员知道李副主席是想进去方便,急忙跟上前去在简易厕所四周警卫。

中央首长原计划在我村打井现场滞留30分钟,由于李副主席对农田水利建设的浓厚兴趣,结果却滞留了39分钟。首长们的车队在胡德涵书记的引导下向着河间的第二站视察目的地——果子洼公社葛庄大方麦田驶去。我目送着首长们的车队渐渐远去,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能亲眼见到李先念副主席及中央部分领导。

几天后,沧州地区副专员兼打井指挥部主任张培成携部分地、县级有关领导又一次来到我村打井现场指导打井工作,并召开现场会。张培成对有关领导说:“王庄子大队干部群众打井干劲足,热情高涨,是河间县打井会战典型村,也是李副主席等中央领导视察的地方,我们有关职能部门要竭尽全力地支持他们的工作,决不能等闲视之。”

从第二天开始,便陆陆续续有县里的汽车无偿运来沙子、水泥、砖木等物资。我村新打的五眼配套机井在张培成领导的亲自督导下,全部盖上机井房,修建了上底宽0.8米,下底宽1.5米,深0.5米的防渗水泥垄沟4000余米,并及时投入使用。从此,我村彻底解决了人畜饮水和农田灌溉问题,我村的粮食产量连年获得大丰收,农民生活水平逐年递增,成为周边乡镇闻名的富裕村。

 

(王连兴口述)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