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ishan08

踏浪人生,忙忙碌碌,感悟颇多,但无建树。

 
 
 

日志

 
 
 
 

我在国民党32军从事地下工作的回忆  

2008-12-17 10:27:02|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叫王少斌,学名王书元,王少斌是我参加工作后的化名。1913年生于河北省河间县黎民居乡窦尔庄村,1934年考入国民党32军军官政治学校,毕业后一直在国民党军队从事地下工作。1946年3月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1947年4月2日,会同我地下组织领导人王启明、王绍武等率数百名武装人员投诚起义,回到了中国共产党的怀抱。1948年在晋、冀、鲁、豫军区司令部任参谋科长,1949年3月历任华北军区司令部秘书主任、机要室主任,开国大典时担任礼炮组组长。1951年任军训处副处长、天津三反五反军营组组长,1952年因犯责任错误,被降职降级下放平原省,先后任河南邺县武装部长、河南省安阳运输公司科长、办公室主任等职,1958年被错打成右派,回乡改造,1978年元月得以平反,1981年离休。

身怀报国理想,投身抗日阵营

中学时期,我由于受到“九一八”东北事变的影响,即产生了弃文从戎,报效祖国的思想。对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与日寇妥协,却加紧内战”的做法极为愤慨,从那时起,我便与几个进步同学一道开始了抗日游说,积极号召人们为东北同胞募捐,为抗日尽责,并以标语、小字报等形式批评蒋介石的消极抗日做法。

1934年,我抱着一颗报效祖国的强烈愿望,考入国民党32军军官政治学校。军校分学、术两科,均系黄埔军校教程施教,典范令是德式。该校是32军军长兼河北省主席商震组建,教育长是中国共产党30年代的老党员周思诚,他也是我走上革命道路的指导者和入党介绍人。1936年,我在军校毕业后,被分配到32军141师721团任排长,营长王启明、刘玉昆是较早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党员,从那时起,我便在他们的影响下开始了有益于共产党的地下工作。

为谋救国之路,奔赴延安未果

七七事变以后,32军从成安县北上抗日,在正定与日军相遇,由于32军武器装备落后,激战一昼夜,终抵挡不住武器装备精良的日军猛烈的进攻,只得奉命南撤。在这次战斗中,我腿部中了枪伤,月余后,我的枪伤渐渐好转,在平原省漳德府又与日军二次交火,双方都有重大伤亡,最后,日军凭借先进的武器装备占领了安阳城。我们在安阳铁西驻守了一段时间后,奉命南调中牟县,防务移交了友军。我被调到军政干部训练班,任队长。军政干部训练班是在河南开封招收的应届中学毕业生,校址设在朱仙镇。训练三个月后,蒋介石准备炸开黄河,阻止日军进攻。于是,训练班奉命南撤湖南长沙,到了长沙后,入住湖南大学。

1938年春,国民党中央因错估敌情,造成误焚长沙。训练班只得迁移到江西吉水。是年秋末冬初,训练班结束后,我又被调回32军142师721团2营任营长,与时任3营营长的学友郭仕魁正好在一个团。那时,我俩即开始商讨救国之路,以实现我们早在军校就产生的理想。月余后,我俩借故脱离了该师,从驻地茶陵出发,奔赴延安。但天有不测风云,当我们满怀信心地行抵长沙时,我在正定对日作战中的枪伤突然复发,无法行走,只好住进了长沙市湘雅医院,而郭仕魁独自奔赴了延安。

服从组织安排,继续潜伏工作

月余后,我的伤口渐渐好转。当时32军正驻湖南桃源县,军长商震已升任二十集团军总司令,原141师师长宋肯堂升任为32军军长,参谋长周熙文升任为20集团军参谋长,教育长周思诚在总部任参议。参谋处半数以上都是我的军校同学。他们听说我在长沙住院,即让老同学马千里亲临湘雅医院探望,并动员我去20集团军工作。在老同学的盛情劝说下,我只好去了20集团军,先是担任总司令侍从参谋,1939年初,改任参谋处参谋,从那一年开始,我即开始了正式有组织的地下工作。当时,我地下组织是在周思诚同志的亲自领导下进行。

1939年10月,周思诚接中共军委领导指示,要求20集团军地下工作人员脱离该军,奔赴抗日根据地——延安。我们听说后都极为高兴,并暗自打点行装,准备出发。可就在这时,组织上又安排我潜伏下来继续从事地下工作,其他同志按原计划赴延安。我听后心情十分沉重,经周思诚等同志的劝说,我坚定了继续潜伏做地下工作的决心。第二天我根据组织安排,去了湘谷转运处报到,而首长周思诚带领马千里、封次敏、陶凯等奔赴了延安。我在湘谷转运站的职务是中校秘书,主要是征收粮食,筹备前方军需给养。1939年冬,根据组织要求,我又回到了32军从事地下活动,先后任司令部特务连长、141师721团营长、参谋处参谋科长、副处长等职,分别驻守姊归、巫山。

补充地下力量,保护首长安全

1945年10月,日寇宣布无条件投降后,国民党32军奉命到北京、天津授降。行抵新乡,接到命令,原地驻扎。

1946年初,32军驻扎汲县。受晋冀鲁豫军区派遣,我的同学郭仕魁重回32军,与地下组织取得了联系,进一步地协助地下组织瓦解军心,力争32军汲县起义。与此同时,王启明在重庆陆大毕业后,也回到32军,被委任为参谋长。为了进一步补充32军地下组织力量,组织上又把王绍武同志从步校调到32军。我们取得联系后,做了详细的分工,我与王绍武的身份是作战处参谋二、三科科长,每天都要向上级“参谋长”汇报工作,而接触中共军区派来的郭仕魁同志又不太显眼,我即担负起通过郭接受传达中共晋冀军区首长指示,又通过郭来汇报32军地下工作进展情况的桥梁工作。

1946年初,中国人民解放军在邯郸战役中消灭了国民党30、40军,新8军高树勋战地起义后,宋任穷、孔祥贞、周思诚陪同中共军区司令员刘伯承,赴新乡与国民党十一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会晤,王启明接晋冀军区政委邓小平指示,派出我和王绍武同志负责秘密的安全保卫任务,直至会晤成功结束。

入党历尽数载,夙愿终于实现

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我多年梦寐以求的夙愿,早在1939年20集团军时,我就向中共地下组织领导人周思诚写了入党申请书,经过周思诚等领导同志的严格审核考验,口头同意了我的入党请求。但因当时正准备奔赴延安,负责党务工作的周思诚、王兴刚同志决定到延安后再办理我的入党程序,可因临时情况有变,我被临时决定潜伏下来继续从事地下工作。到了湘谷转运处后,地下工作只有我一人单线联系,入党事宜也就耽搁下来。1939年冬,虽然我又回到了32军,与我党地下组织领导人王启明取得了联系,但因当时部队转移频繁,军务繁忙,无暇顾及此事。直到邯郸战役结束,我党在新乡与国民党会晤后,在1946年3月2日我才在各位领导的关心下,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与我同期入党的还有我的亲密战友王绍武,我的入党介绍人是周思诚、王启明。

巧妙营救战友,回归解放阵营

1946年7月中旬,郭仕魁同志在新乡被原国民党30军一名战俘认出,向国民党党部告了密,郭仕魁在新乡不幸被捕,关押在719团团长贾文奎家里,贾文奎也是我的一名校友,虽不是我党地下工作者,但也属于国民党部队中的进步人物,他对我及王启明所做的工作心知肚明。郭仕魁被捕后,他立即让爱人赶到汲县,通知我尽快设法营救郭仕魁。晋冀军区首长邓小平听到汇报,命令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营救郭仕魁同志。

经过地下组织缜密研究后,我与林向荣各带着一个排,火速奔赴到新乡,以参谋长手谕提取嫌疑人受审为由,巧妙地从新乡提出郭仕魁,又由张玉壶开车将其营救出来。

自1945年开始,国民党32军地下组织都是在邓小平政委的直接指挥下开展工作,主要目的是和平解放豫北,争取32军汲县起义。因32军军长唐永良、副军长李仕林是效忠党国的忠实官员,因此,给历年来我党在32军的地下工作带来了诸多的困难和危险。但在邓小平政委的英明领导下,在我地下组织领导人王启明的谨慎带领下,我党地下工作基本没有出现太多的纰漏。

1947年初,在我方争取的国民党人员中,时任某师团团长的刘荣宗,临阵畏缩,表现出对起义的怀疑与恐慌。当我们发现其已动摇,立即向邓小平政委作了汇报。邓政委当即指示,为了防备刘荣宗叛变给地下组织带来无法弥补的损失,地下组织迅速撤出。我们在4月1日接到指示,4月2日拂晓,郭仕魁、王启明、我及王绍武带领200多名投诚起义的武装人员便潜离了汲县城,奔赴了正在河北大名坐镇指挥华北解放战役的前政委邓小平同志所在的解放军阵营。

果然不出邓政委所料,就在我们离开汲县(卫辉)的第二天,我爱人王永珍抱着未满周岁的女儿,与王绍武的爱人王桂芳在新乡被捕入狱。半年后,在我地下组织及众多校友的全力营救下才得以出狱,并被送往解放区。

我们在解放区,与邓政委及其他首长共同相处了十几天,邓政委对我们的生活极为关心,经常和我们触膝交谈,问寒问暖。在邓政委的教导下,我更加坚定了革命信心。

分赴革命战场,筹备开国大典

我们在大名待了半月后,按照邓政委的安排,郭仕魁回到了晋冀军区,王启明随四纵队司令员陈赓去了大西南,我与王绍武带领从汲县起义的二百多名武装人员组成了一个大队,我俩分别任正、副队长。不久,我俩又到由晋、冀、鲁、豫军区组建,由刘伯承任校长,滕代远、周思诚任副校长的军政大学培训学习半年,之后,王绍武被分配到了石家庄步校任职,我被调到晋冀鲁豫军区司令部参谋处。

晋冀鲁豫军区司令员是刘伯承,副司令滕代远,政委邓小平,副政委薄一波。司令部设在河北涉县境内的陶冶镇。随后,司令部又迁至石家庄西部的平山县。但司令部刚刚建好,就被国民党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派出飞机炸平。1949年初,按照中央军委指示,晋冀鲁豫军区与晋察冀军区合并为华北军区,司令员聂荣臻,政委薄一波,副参谋长王长江。华北军区三月份进驻北平,司令部设在庆王府。1949年开国大典前期,司令部全体工作人员都投入到了大典的各项筹备,安全保卫、礼仪等工作。我们参谋处参谋以上人员都负责礼花、礼炮工作,我当时担任礼炮组组长,直至开国大典结束。

(此文根据王少斌生前亲笔整理的回忆材料编辑而成,文中人物及年代都是以王少斌生前递送的材料为准)

  评论这张
 
阅读(45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